黑侠为您免费提供系统等相关信息发布和最新资讯,敬请关注!
009

新闻详细

黑侠:汇源果汁,正式退市

来源:新浪  作者:旧人   发布日期:2021-02-06 05:43

原标题:汇源果汁,正式退市1月18日上午9时,香港联交所发布通告,取消中国汇源果汁集团有限公司的上市地位。

对于联交所的摘牌决定,实际上已经停牌两年的汇源果汁方面表示,公司董事会对上市复核委员会的决定表示失望且不同意有关决定,董事会认为公司已尽最大努力及已动用一切可用的资源尝试满足复牌条件。

简单说就是,汇源不服。

01说到汇源果汁,必须要提到一个叫朱新礼的男人。

1952年,朱新礼出生在山东沂源县。在这个曾喊出“要致富,种果树”的小县城,朱新礼拿到了铁饭碗,成为任沂源县外经委副主任。

1992年,朱新礼决心下海经商,接手了一个负债千万元、停产多年、已经倒闭的县办水果罐头厂,创办了汇源。由于在国内贷不到款,朱新礼就用补偿贸易的方法去买外国设备,再加工产品出口,去挣外国人的钱。

1993年,朱新礼只身一人带着浓缩苹果汁样品去了德国,请朋友家留学的孩子客串翻译,最终带回了价值500万美元的浓缩果汁出口订单。自此,汇源将浓缩果汁出口到了30多个国家,1994年更在北京顺义扎下了根。

“有汇源才叫过年呐”——新闻联播后那个价值7000万元的5秒广告,让一代人记忆犹新,也让汇源敲开了全国市场的大门。

在生意越做越大之际,2000年德隆主动找上汇源,双方开始你来我往。2001年3月,德隆旗下的新疆屯河以5.1亿元现金出资控股51%,汇源则以资产出资持股49%,双方共同组建了合资公司——北京汇源。在此期间,汇源在全国密集投资建厂,初步完成了果汁产业的整体布局。

2003年,德隆系出现资金链危机,德隆和汇源开始了艰难的拉锯式谈判。朱新礼此时表现出了铁腕的一面,他在两天时间内筹措大量现金,回购了德隆所持股权,重新将北京汇源揽回怀中。汇源也因此成为唯一从德隆系“全身而退”的企业。

与德隆的合作虽然没有美好的结局,但过程中依然有可取之处。这也让汇源留下了继续与大集团搞合作的火种。比如2005年,汇源与统一集团共同组建“中国汇源果汁控股”,汇源借此充实了资金链,完善了营销网络。2006年,汇源引入法国达能、美国华平基金、荷兰发展银行和香港惠理基金,出售35%的股权,作价2.2亿美元,汇源总价值再次飙升。

在资本的加持下,汇源果汁2007年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上市当日股价大涨66%。汇源2007年营收26.56亿元,同比增长28.56%;归母净利润6.40亿元,同比增长188.89%。

02如果一切停留在2007年,朱新礼想必尽是意气风发。可惜,时间向来不等人。

2008年,可口可乐要约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股份(66%),出价约24亿美元。朱新礼动心了,汇源开始裁撤大量销售人员,压缩销售渠道,转而大手笔扩充生产线,只等“卖身”可口可乐。在朱新礼的想法中,把汇源果汁给可口可乐,不仅是赚个盆满钵满的事,也能让汇源果汁搭上对方的全球销售网络,卖向100多个国家。

但舆论不同意,甚至把“卖国贼”的帽子扣给了他,搞得当时59岁的朱新礼非常焦虑,不断对记者强调“品牌是无国界的,是为全人类服务的”。

朱新礼还是把问题想简单了。2019年3月18日,商务部否决了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案。这是《反垄断法》实施之后商务部首次否决的外资收购案,该案例甚至在10年后仍被作为“十大典型案例”之一被广而告之。

与可口可乐的联姻失败后,汇源果汁就像一口气没倒上来,开始了“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的节奏。

这背后,朱新礼家族作坊式的管理方式,也一直被外界所诟病。他的儿子、女儿、女婿、兄弟都在汇源果汁出任要职,管理层也多是自家亲戚,公司内部“山东帮”盘根错节,让汇源果汁的发展在无形中受到了阻力。

朱新礼其实也看到了家族管理的弊端,因此他从李锦记挖来总裁苏盈福,也从百事可乐(中国)挖来了高管梁家祥,钱没少花,但效果并不明显——面对沉疴多年的家族体系,外来的职业经理人也是无能为力。而且,外聘的职业经理人离职后,还会带走自己赏识的员工,更导致汇源的人才进一步流失。

03与可口可乐有缘无分,与职业经理人磨合不力,其实都不算给汇源的致命一击。真正点中汇源退市“死穴”的,其实是一起关联交易: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在没有获得董事会批准和未公开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单方面向汇源集团旗下的关联企业北京汇源借款42.75亿元,以便北京汇源公司资金周转和债务清算。但是这样的做法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港交所考虑将其停牌处理。

停牌期间,汇源果汁想尽办法自救。2019年4月26日,汇源果汁宣布与天地壹号成立合资公司,天地壹号等以现金方式向潜在合资公司出资人民币36亿元,占股60%;汇源果汁则以资产出资方式出资24亿元,其中包括汇源果汁的商标。这是汇源近些年来最接近复牌的一次基金会,但这次合作在3个月后宣告终止。

病急乱投医之际,汇源还曾欠下“先锋系”400万元逾期未还,最终只能选择以果汁抵债。先锋系爆雷后,不少P2P投资者还担心拿不到钱,只能拿到汇源抵债的果汁。《太难了!汇源果汁面临退市,曾用果汁向网信还债》经历过这些风波后的汇源,大势已去。

2020年2月12日,朱新礼辞去了汇源果汁董事会主席等职务,女儿朱圣琴辞去了汇源果汁执行董事的职务。如今的国民果汁汇源。如今,朱新礼已经第4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收到“限高令”。

截至2021年1月15日最后一个交易日,汇源果汁每股报2.02港元,总市值54.0亿港元。

朱新礼曾说,“市场无情,波浪滔天,载舟覆舟,仅在瞬间”。

一语成谶。

关键词 :汇源果汁朱新礼退市汇源我要反馈

新浪科技公众号“掌”握科技鲜闻(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相关新闻加载中点击加载更多

相关标签:黑侠,神马,智能云

如果您的浏览器未跳转,请点击此处进行游戏并领取优惠

技术支持 AI智能站群 luis888.vip@gmail.com